<address id="h5bbt"><nobr id="h5bbt"><nobr id="h5bbt"></nobr></nobr></address>

<form id="h5bbt"></form>

          <form id="h5bbt"><form id="h5bbt"><th id="h5bbt"></th></form></form>

            <address id="h5bbt"><nobr id="h5bbt"></nobr></address>

                od競猜集團新聞

                昔日明星跨境電商墜落:遭亞馬遜封站367個又陷

                發布日期:2022-05-07     瀏覽次數:

                  跨境電商大賣家澤寶技術母公司星徽股份(300464.SZ)2021年度報告顯示,2021年,公司營收36.60億元,同比下降33.7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5.24億元。其中,由澤寶技術撐起的跨境電商業務營收25.77億元,同比下降46.02%。

                  亞馬遜封號行動是澤寶技術業績大跌的主要原因。年報顯示,亞馬遜平臺收入占澤寶技術全年營收的76.54%,封號潮中,澤寶技術累計被關閉站點367個,截至2021年末,以上站點被凍結資金余額折合人民幣約3223.01萬元。盡管在封號后澤寶技術積極申訴并調整經營策略,但短期內仍無法擺脫負面影響。

                  創立于2007年的澤寶技術,是深圳跨境電商明星公司,曾與安克創新、帕拓遜一起被稱為“亞馬遜三杰”。官網資料顯示,澤寶技術是國內營收規模最大的出海消費電子品牌企業之一,2019—2020年,澤寶技術營收分別為28.32億元與47.74億元,業績一度高速增長。

                  眼下局面,與澤寶技術當年的風光截然不同。值得注意的是,平臺政策調整只是這名跨境電商明星跌落的導火索,與母公司星徽股份的爭斗,才是澤寶技術折戟的主要原因。

                  2021年,三大主營產品銷售收入分別為10.39億元、6.94億元與3.44億元,占公司電商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40.34%、26.97%與13.36%。

                  2021年,澤寶技術的多類產品收入均出現下滑,下滑幅度在31.55%~63.67%之間,作為主營產品之一的藍牙音頻類產品,收入下滑幅度更是高達60.02%。

                  為應對在亞馬遜遭遇的損失,澤寶技術在成立專項應急小組與平臺持續進行溝通、協調和申訴的同時,也采用“多平臺,多渠道”經營策略,降低對單一平臺的依賴。

                  年報顯示,亞馬遜封號事件以來,澤寶技術在推進線上多平臺經營策略的同時,也加大了線年,澤寶技術通過自營平臺(獨立站)、沃爾瑪平臺、線下渠道等非亞馬遜渠道實現營收6.05億元,同比增長92.03%,在跨境電商總收入的占比為23.46%,同比提升16.87%。

                  盡管在亞馬遜以外的銷售渠道取得進步,但作為長期重點布局亞馬遜的公司,短時間內,澤寶技術業績難見起色。

                  根據4月26日星徽股份發布的2022年一季度報,報告期內,公司營收為5.88億元,同比減少7.19億元,下降54.98%;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2680.03萬元,同比減少6294.85萬元;2022年一季度跨境電商業務營收為3.18億元,僅為上年同期的29.18%,利潤總額為-2705.84萬元。

                  星徽股份成立于1994年,公司總部位于廣東佛山市順德區,公司于2015年6月在深交所掛牌上市。招股書顯示,2012—2014年,星徽股份營收分別為3.76億元、3.95億元與3.92億元。上市后,雖然營收增速有所提高,但公司營收仍停留在個億級水平。

                  2016、2017年,星徽股份營收分別為4.59億元與5.26億元,同一時期,澤寶技術僅線億元,營收規模遠超星徽股份。

                  2019年,星徽股份營收達到34.91億元,同比增幅高達390.94%,其中,公司跨境電商業務占總營收比重為81.10%;2020年,公司營收達55.23億元,同比增幅為58.19%,其中,澤寶技術營收占總營收的比重更是上升至86.43%。受業績增長影響,星徽股份的股價也在2020年中突破30元/股,是10.20元/股的發行價的近三倍。

                  2020年8月17日,星徽股份發布《關于全資子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的公告》,稱因經營發展需要,澤寶技術將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由澤寶技術創始人孫才金變更為星徽股份董事長蔡耿錫,同時,澤寶技術的全資子公司深圳市鄰發展有限公司也將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由孫才金變更為蔡耿錫。

                  此后,時任星徽股份第四屆董事會董事的孫才金,在2020年9月13日離職。根據相關公告,孫才金的原定任期為2020年1月13日—2023年1月12日。孫才金離職時,澤寶技術尚未完成與星徽股份的3年業績對賭。

                  據媒體報道,孫才金匆忙離職的原因,與公司實控權爭斗有關。澤寶技術曾計劃赴美上市,但2016年初,考慮到國內證券市場的政策性調整,澤寶技術終止了美國上市計劃,開始謀求在國內上市,并做好了IPO與借殼上市的兩手準備,同一時期,孫才金遇到了營業規模較小的星徽股份。

                  根據孫才金此前對媒體透露的信息,2018年并購之初,他刻意選擇市值和營業規模較小的上市公司,這樣他在上市公司層面股份比例會比較高,方便日后實際控制上市公司。由于政策原因,創業板在2018年不允許借殼上市,因此,與星徽股份并購時,孫才金及其一致行動人簽署了5年內不謀求上市公司實控權的承諾函。與此同時,孫才金得到了蔡耿錫會在日后把上市公司控制權讓渡給自己的口頭承諾。

                  2020年,創業板政策松動,上市公司三年可以換實控人,基于對對賭業績的預期完成以及蔡耿錫之前的口頭承諾,孫才金提出希望獲得上市公司控制權,但蔡耿錫明確否認當初有過讓渡實控權的承諾。因為擔心關于公司控制權的糾紛會導致澤寶技術管理混亂,孫才金離開他一手創辦的澤寶技術。

                  2021 年 4 月 24 日,星徽股份收到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郵寄的《應訴通知書》等相關材料,案件原告為孫才金控制的公司Sunvalley E-commerce(HK)Limited (下稱“太陽谷電商”)。根據應訴通知書,太陽谷電商請求法院判令星徽股份支付股權轉讓現金對價款、逾期付款違約金,并承擔原告因本案支出的律師費和本案的訴訟費、保全費,以上費用暫合計為7287.15萬元。

                  對于以上訴訟,星徽股份公開回復稱,未及時支付對價款項的原因,主要是因為星徽股份在2020年8月正式接管澤寶技術后,發現澤寶技術的法國店鋪存在被追繳稅款及罰金的風險事項,為避免影響公司的利益,公司決定暫緩支付現金對價。

                  有來有往。今年1月,星徽股份發布提起訴訟公告,將孫才金及其一致行動人告上法庭,要求孫才金方支付澤寶技術旗下子公司在2015 年1月—2019年8月期間,因未足額申報VAT稅款情況而由法國稅務部門認定需繳納的稅款,以及一系列相關費用。

                  目前,星徽股份與澤寶技術的訴訟仍在審理中。但顯然,與星徽股份失敗的結合,已對澤寶技術造成致命打擊。

                  此前,據澤寶技術前員工對媒體透露,自星徽股份董事長蔡耿錫接手澤寶技術后,蔡耿錫傳統制造業的管理理念與跨境電商企業格格不入,這導致2020年年底,澤寶技術對賭業績完成之后,公司原來的核心高管團隊相繼離職。

                  在孫才金看來,原有人才的流失,也直接導致了澤寶技術未能對亞馬遜封號行動作出及時反應,從而在封號行動中業務受損嚴重。

                  針對孫才金與澤寶技術前員工透露的實控權糾紛與運營方式等方面的信息,4月29日與5月6日,時代周報記者致電并發函聯系星徽股份董秘辦,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2021年年報顯示,綜合客觀因素和未來業務發展判斷,經評估機構評估,星徽股份對澤寶技術所在資產組的商譽計提減值準備6.77億元。對澤寶技術期末存貨計提存貨跌價準備4.16億元。

                欧美大胆a级视频_人妻中文字幕在线视频二区_无码纯肉动漫在线观看_久久久久青草线蕉综合超碰